產業互聯網的邊界在哪里?
2019-11-01 10:20 產業互聯網 消費互聯網 產業升級

隨著流量紅利逐漸消失,下半場存量經濟的競爭日漸激烈。整個互聯網經濟紛紛吹響進軍產業互聯網的號角,開啟了產業互聯網從定義、生態乃至話語權的跑馬圈地。源碼資本自2014年便將研究思考深入到產業互聯網領域。

自2014年開始,源碼資本投資了眾多優秀的產業互聯網企業,其中包括領投且獨投了百布天使輪、A輪、A+輪,且持續加碼B輪、C輪。2015年領投且獨投運去哪A輪,持續加碼B輪、C輪。2016年領投且獨投了銳錮A輪,持續加碼B輪;從壹米滴答A輪融資開始,持續加碼B輪、C輪、D輪融資;從易久批的B輪融資,持續加碼到D輪。2017年領投小藥藥B輪融資,且加碼到C+輪。2019年領投眾能聯合B輪融資,并與紅杉資本聯合領投開思C1輪融資。

坐看江潮起,旌旗浪頭立。數年來,在產業互聯網領域,源碼成員企業已逐漸成為了各自細分領域的明星公司。而源碼資本更希望去探究體量增長之下的核心動力,去追溯突破邊界之外的企業基因。為此,碼會年會邀請了小藥藥、易久批、眾能聯合和運去哪四家企業的創始人兼CEO聚首雁棲湖畔,共同探討產業互聯網的邊界與突破。

創始人金句 :

•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很大的區別是,消費互聯網的消費者是無差異的,只要加頻道就可以了。但產業互聯網的用戶是不同的,加頻道是沒有用的。

• To B服務的提供商一半在做交易,一半做物流,而且可能會做金融。

• 在物流服務場景里面數據體驗是客戶的核心體驗。

• 解決管道的低成本問題,本質上就是解決倉的共享、配的共享,以及盡量縮短廠到端的環節。

1

左起:源碼資本王星石、小藥藥李萌、易久批王朝成、眾能聯合楊天利、運去哪周詩豪

通過CEO們的討論可以看出,第一層被產業互聯網突破的邊界,是這個行業過往玩家的能力邊界,無論是運營SKU數量、運營覆蓋范圍,還是運營增速指標都得到極大擴展;第二層邊界是產業鏈條里的分工和位置得以重新整合,產業互聯網里將之前可能要數家公司的業務整合打通,既可以往產業鏈前端進發,也可以往產業鏈下游演進。

例如,小藥藥可以找最好的跨界團隊進行降維打擊;易久批在快銷品里提升流通網絡的效率;眾能聯合讓信息賦能下運營策略高度智能化,提升資產的出租效率;運去哪打破了復雜海運體系中的眾多信息孤島,這些都是產業互聯網企業們的核心競爭力。

源碼資本將一直致力于同優秀的CEO們不斷探究產業互聯網的邊界,一起創造持久真實價值。

實錄精選:

Q1 源碼資本 王星石:我們從2014年起在產業互聯網里布局,很榮幸和眾多產業互聯網的伙伴們一起成長。成長是不斷地突破邊界,產業互聯網的邊界是什么?今天我們請到四位CEO來分享他們的觀點,首先請每位CEO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公司。

小藥藥 李萌:大家好!我是小藥藥的創始人李萌。小藥藥是中國最大的醫藥B2B自營電商,也是做醫藥產業信息化賦能、服務家數最廣的公司。我們希望把藥品從生產到流通的層級縮短,通過互聯網和信息化的方式提升整個產業的效率。

易久批 王朝成:我們是快消行業的產業互聯網公司,我們所在的市場規模是國內最大的,我們的使命用科技讓好產品賣得更便宜,縮短供應鏈。

眾能聯合 楊天利:大家好!我是眾能聯合的創始人楊天利,我們做的是工程設備數字化租賃服務平臺。整個中國的服務設備中約有3萬億資產,每年約有7,000萬億的租賃收入,而整個行業的資產運營效率僅為50%左右。眾能聯合所做的事情是,通過科技的手段,用數據的力量提高整個行業的效率和資產效率。

運去哪 周詩豪:大家好!我是運去哪的創始人周詩豪,也是源碼一期的老同學。運去哪是一站式國際物流服務平臺,幫助中國進出口企業更好地連接海外市場,把貨物從中國運到美國乃至于全世界,或者是反向幫助全世界的商品流入中國,今年我們的集裝箱交易量達到了25萬TEU。面臨全球貿易更多的不確定性,運去哪將自己從一家以中國為中心的公司變成了一家為全球服務的公司,未來還有很多新挑戰,需要和在座的企業們和我們的同學們共同努力。

Q2  源碼資本 王星石:從公司成立到現在,你們在自己所在的行業打破了哪些邊界?下一個邊界會在哪里? 

小藥藥 李萌:在我們進入前,藥品行業是一個層層分銷的狀態。從工廠生產出來后,藥品就進入了多級分銷的狀態,而且這個狀態不是簡單線性分銷,而是一個網狀結構。小藥藥把生產企業和終端連接在一起,并且讓中間環節的相對透明。此外,通過互聯網還能打破地域邊界,發現互聯網在地域擴張上也給了我們非常大的能力。有了這樣能力后,可以更好地幫生產企業在更大范圍內提升效率。例如現在我們和有些工廠進行數據直連后,他可以根據數據來定對未來的生產預期,降低原料藥價格波動對生產的影響。

我們服務好生產企業后,下一個邊界是服務我們的客戶(藥房、診所、醫院),給他們更好的信息化服務,幫助他們提升服務消費者的能力。To C和To B最大的區別是,ToC是為客戶省錢,而我們要為客戶賺錢。我們要為客戶做各種賦能,不僅是供應鏈,還有信息化、運營效率、后臺管理、品牌促銷等,這是我們下一步的工作。

2

小藥藥 創始人&CEO李萌

易久批 王朝成:很多人對產業互聯網的看法是,你就是一個大批發商,我覺得這是對老物種和新物種極其淺薄和無知的觀點。互聯網科技對產業互聯網的邊界有三個方向的影響:第一是橫向,一是SKU增多。因為我們用計算機管理SKU,低頻周轉率的SKU用中心倉,高頻的用前置倉,特別低頻的用總倉;二是區域。過去做貿易能做到一個城市經銷商就不錯了,現在我們做了27個省,這是一個橫向規模的邊界突破,當然有很多企業已經國際化了。

第二是縱向的突破。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很大的區別是,消費互聯網的消費者是無差異的。消費互聯網是加頻道,因為它只有一個環節,即把用戶搞定,然后無限加頻道就OK了,但產業互聯網加頻道不行,數量的延伸是有限的。你要去做深,先把貿易商和末端連接起來,再把工廠和末端連接起來,最后把原材料供應商和工廠再和末端連接起來,這個連接和前面兩個連接不同,它是一個很深的連接,是一個縱向邊界打破。

第三個比較大的邊界創新是有了商流后,對物流、資金流的顛覆。我們全中國賣無數生意,上下游都賣得很深,可以做供應鏈金融。我們基于有壓貨的倉庫、有售后的能力,給上游的供應商提供貸款,能把供應鏈金融做得比銀行好,今年我們能做大幾十個億。

下一個邊界我覺得是做連接中國制造和消費的基礎設施,做一個中國流通業中以科技為驅動的基礎設施。

3

易久批 創始人、董事長兼CEO王朝成

眾能聯合 楊天利:眾能聯合連續三年整個資產規模、收入、利潤都是以200%-300%復合增速,這個速度在中國或歐美整個產業發展來看都是奇跡,而且在快速發展過程中整個資產運營的效率達到80%。第二個數據,我們在2019年占到了中國高空平臺設備單品35%的新增量,這個增長速度在設備的全球的發展軌跡來看也是一個奇跡。另外一個數據,作為一家數字化公司,硬件和軟件專利有幾十項,這在其他人眼里也是不可思議的。這些數字背后的邏輯一定是靠整個科技和數據去支撐和實現的。

同時,我們在整個過程中基于科技和數據形成了很多算法和模型,這些算法和模型對于未來跨品類的復制以及整個行業的資產效率提升,提供了基礎設施建設。

基于下一步我們有幾個想法:第一,將高空設備租賃業務在國內做深、做透;第二,在2020年開始主導從租設備到開始為客戶提供增值服務轉變;第三,在與工程相關的其它業務領域、新的品類作嘗試。這是我們對未來兩到三年的一些規劃。

運去哪 周詩豪:其實To B服務的提供商一半在做交易,一半做物流,而且可能會做金融。第一是幫助物流服務的需求方和供給方做好基于需求的、廣泛的SKU的快速匹配。第二,物流是一個重履約的過程,客戶在支付運費的時候,是基于一個確定性物流結果給出的價格比較,我們在內部履約的時候,也重塑了自己基于任務的驅動引擎。第三,我們重新定義了物流行業客戶體驗的邊界。我們開始定義了很多感覺,到今天為止我們確定了,在物流服務場景里面數據體驗是客戶的核心體驗,不需要care界面到底怎么樣,也不需要太care是不是市場最低的價格,反而是在履約過程中價格標準的數據、數據在履約過程中如何被感知。

我們知道互聯網是跨區域、跨語言的,要基于監管條件不斷去制定更細致、更符合每個國家市場的物流服務標準。運去哪面向的是中小客戶,同時依據數據的方法去服務大型和全球化的企業,必須要讓拆分的標準顆粒度盡可能小,然后才能進行自由組合。從這個角度講,數據和算法不斷的迭代,也是我們在未來兩年一定要去突破的邊界。

Q3  源碼資本 王星石:大家都在自己行業里面做了很多突破,這些行業有一些準入門檻,也有一些理解門檻。到底是什么樣的能力支撐我們公司不斷的去打破這些邊界。這個能力到底是什么?每家公司怎么樣去打造自己這個能力?   

小藥藥 李萌:我在這個點上分享下,怎么樣mapping一些人。首先是看同行業的人,如果人家有競業禁止怎么辦?這個要問你的HR。其實很多時候可以跨行業找類似的形態去考慮。首先鎖定公司,再鎖定公司里前面的人才,你只能把自己的部門拆分后去看,不可能逮著一個羊去薅。只有你擁有一個在你的核心部門上有非常強能力的對標團隊,才可能forward去做一些事情,競爭到最后都是拼的團隊能力,很多時候大家做的一樣的事情,也沒有什么秘密,但為什么后來我把你干掉了?無論傳統還是互聯網,最終比的是誰能把這個事做好,包括在短兵相接的時候,誰更有效率、更勤奮、誰的團隊更強。   

易久批 王朝成:我們這個行當的產業互聯網的核心是流通,這個生意的本質是成本優勢。用管道把上游的東西輸送到下面去,這個管道結構設計必須是低成本,要比傳統的管道便宜。但小店店主是一個極其專業的采購者,他連續多次重復地買同一個東西,便宜3%-5%對他來講非常重要,所以第一性就是如何一站式、方便高效地提供低成本的貨源給他。在貨源一樣的情況下,低成本變成我們這種公司的核心能力。不論你的商業模式多么復雜,翻譯出來的和客戶的界面只有兩個:上面的分子是商品,包括商品的足夠豐富,商品不缺貨,分母就是價格。

解決管道的低成本問題,本質上就是解決倉的共享、配的共享,以及盡量縮短廠到端的環節。下一步的核心能力是什么?可能是把貨物變得更好。現在我們有數據了,賣的量很大也有交付能力,下一步要逼著工廠把產品的品質提得更高,這是中國整個產業互聯網最重要的,最終東西越來越好、價格越來越便宜,這個肯定是產業互聯網最終跟客戶發生交互的界面,我們打破邊界的本質能力第一階段肯定是低成本的管理能力。

眾能聯合 楊天利:我們認為這次產業升級變革的本質有兩個,第一是提高原有產業的效率,第二是通過洞察客戶需求,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但是在To B領域當中,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通過你的運營過程中產生大量的數據之后,基于對業務深度運營的需求,就產生了邏輯,邏輯產生之后,就會產生新的算法,新的算法之后,技術在ToB領域當中就會產生非常大的應用,叫智能化應用。

4

眾能聯合 創始人&CEO楊天利

這個數據系統打通之后,銷售人員就可以智能化的銷售:第一,他每天的銷售路線怎么樣規劃?第二,見到什么樣的客戶,給客戶什么樣的解決方案?第三,遇到了競爭對手,應該采取什么樣的競爭話術?整個銷售實現了智能化。通過這一種效率的實現,就極大提高了整個行業的效率。同時,也提高了整個公司的效率。所以,智能化的應用在工程機械行業,在整個大的產業升級變革過程中,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這是我們發現一個最好的東西。

運去哪 周詩豪:我們內部有個計劃叫互聯互通,簡單來說就是連接,物流有兩個連接,一個是基于資產的連接,一個是基于人的連接。資產連接即車、船、碼頭、倉的連接,我們自己做出一個判斷是除了非洲以外,整個世界尤其中國、美國、歐洲、日本的物流資產的缺乏度不高,有大量的倉、大量的車、大量的船,但沒有被有效的利用。從運輸和物流成本里面,最好降低物流成本的方式是復用,能被不同的運輸任務重復使用,利用空置時間和空置場地,帶來復用的時候才能產生最大的效率。

5

運去哪 創始人&CEO 周詩豪

基于物和系統的連接,要做成偉大的事一定要連接偉大的人。對于核心團隊來說,這種人的連接和通過找合適的人去連接更多海外資源的時候,我覺得很重要的事情要花足夠的時間,把公司在海外做的事講清楚。還有一件事是不要讓他們覺得你的Founder和核心團隊永遠把自己當成一家中國公司,這樣當你走出去的時候,海外員工的感覺上會有很大的差異,這樣他很難陪你走很遠。一個是基于系統資源的連接,一個是基于人的連接,在連接過程中我們才會有數據,才會有未來的算法,才會有更多的成本優勢和渠道優勢。

源碼資本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